一身硬骨赵赤坪

发布日期:2015-04-20    来源:叶集中学   作者:黄圣凤  
【字体: 】      打印

 

一身硬骨赵赤坪

黄圣凤

 

皖西小镇。

叶集。

十字形街道。

向北的叫北街,1902118日,赵赤坪就出生在这里。这条狭长的街道,实在不普通,这里诞生过“未名四杰”之李霁野、韦素园、韦丛芜,诞生过东海舰队总司令陶勇,也诞生过中国革命史上著名的烈士赵赤坪。

赵赤坪,又名善甫,也写作善夫,叶集人习惯叫他赵善夫。自1923年在北京俄文专修馆学习之时起,赵赤坪受陈独秀、瞿秋白、恽代英、蒋光慈等人影响,接受了马列主义教育,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长期从事政治活动,到1948被杀害,二十五年执着为党工作,就像向日葵一样,党在哪里,哪里就是他的方向。

他参加过李大钊领导的北京五千群众天安门大集会;

以鲁迅麾下“未名社”为掩护,在北京从事过地下工作;

被霍邱县党组织派到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过;

结业后随军北伐,在武汉铁路工会、汉口总工会工作过;

大革命失败后,他又被党组织指派,潜入湖北应山县农村,从事地下工作;

后返回家乡,先后在帝王宫小学、叶集中学任教;

抗日战争爆发后,毅然辞掉学校工作,加入霍邱县抗日游击大队,并任第四支队第一分队指导员;

1947年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解放大军挺进大别山至叶集,他积极从事支前工作;

同年以叶集为中心的霍固县爱国民主政府成立,赵赤坪被任命为叶集镇镇长,直至1948年被捕牺牲。

赵赤坪的一生从事革命活动,这里单说说他数次入狱,数次脱险的传奇。赵赤坪在各地监狱进进出出,无数次受酷刑,从来没软过腰,没变过色,他是中国共产党最忠诚的革命战士,是铮铮铁骨,令人敬畏的一条硬汉。

  第一次入狱,是在湖北应山县,那是1928年。狱中,赤坪以特有的机警,应对敌人的狡猾审讯,敌人抓不到他任何把柄,仍关住不放。赵赤坪说服了一个狱卒,为他找到一位姓汪的朋友,将他在狱里供说的情况转告家里,然后家里来人保释,因“口供”一一符合,反动派只得放了他。

  第二次,他在河南从事革命活动,被关进某县监狱。敌人追查他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他回答,从北京到安徽家乡去,路过河南。狡猾的敌人叫他说出北京的熟人名字和地址,试探他在北京工作是真是假,赵赤坪毫不迟疑地答出了李霁野、韦素园的名字,并要求调查。赵赤坪平时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一个金戒指藏在身上,以备万一之用。他把戒指送给了一个狱卒,买通他代寄一封信给李霁野,告知霁野他在狱中的状况和供述的内容,以备调查。不久,李霁野等人果然接到了调查信,他们回信陈述的事实,与赵赤坪向敌人交代的情况毫无二致,他又一次走出监狱。

   还有一次入狱也是在河南,这次敌人搜出赵赤坪怀里的传单,人“赃”俱在,赵赤坪无法否认宣传革命的事实,赤坪命悬一线,情况十分危险。巧就巧在这天街上工人、学生举行暴动,看守牢房的官兵都忙于对付暴动分子去了。一片混乱中,狱中难友,齐心协力,轰开牢门,大家乘乱逃出敌人的魔掌。

逃出去的当天下午,赤坪又落入了当地地主武装手里。更为传奇的遭遇是,他被抓他的武装头目亲手给放了。

事情是这样的:落入地主武装手里后,他们一听赵赤坪是外地口音,就认定是个流窜的共匪,要立即拉出去咔嚓。武装队的头目是个读过书的地主,看到被绑的赤坪一袭青布长衫,一身书卷气,就心血来潮,要训问他几句话。

他问赤坪:“看你一副读书人模样,为什么要加入共匪?读过书吗?”

赤坪回答:“读过。”

地主问:“在什么地方读书?”

答:“北京大学”。

地主这下惊讶就大了!大概赵赤坪的确儒雅俊朗,大概这个地主真有些绅士遗风,或者真是残存些对知识的敬畏,总之,地主迟疑了一下,搔搔头说:“我来考你一下,若有真才实学,我保你出去。”

地主慢慢吞吞吟出一联:乱匪横行,只好家破人亡;

赤坪爽快地对出了下联:圣贤当道,才能国泰民康。

这句话既与上联形成工整的对仗,也反映了赵赤坪渴望天下太平,国泰民康的心声,这正是他投身革命的原因。所以,他回答的时候那么得心应手,那么爽利果断。地主瞧对子的确不错,开了路条,赵赤坪平平安安地走出了他们的控制区。

  赤坪回到家乡叶集,开小商店谋生,小店也是搞地下工作的掩护,他联系当地进步力量,开展进步宣传。但是反动势力猖獗,白色恐怖严重,不到半年,他被迫离家出走,辗转又到了北平。

  有天晚上,他到李霁野处聊天,说最近生活可能有会一些变故。李霁野开始以为他要去异地,问他是否需要钱用。赤坪说:“大概吃饭钱可以省下了。”李霁野才明白赤坪有入狱的危险,就说:“既然知道要被抓,为什么不出去躲一躲。”赤坪玩笑着说:“入狱有好有坏,挨打只是打时有点痛,打完后,疼过几天也就没什么了。其他时候可以安静地思索问题,可以休息安身。”

  果然几天后,赤坪和韦素园等坐在“未名社”门市部说话,进来一个陌生的人,在房里走了一周,对赤坪一扬手,赤坪就站起来,跟着他走了。这是当时常见的一种比较“文明”的捕人方式。赤坪是个久经考验的人,他一看就懂。在狱里,无论敌人怎样威逼利诱,他决不吐露共产党员的身份;无论敌人施以什么样的酷刑,他决不说半句屈服的话。半年以后,经韦素园等保释,才被释放。出来时,全身上伤痕累累,目不忍睹。

  1932年,赵赤坪在天津做地下工作,李霁野在天津女师院教书,有一次,他们同行到金钢桥,赤坪说:“身后有尾巴,你先走,不要回头。”等李霁野上了电车以后,转身看见赵赤坪被夹在两个大汉中间,正从从容容地向前走,就像是和人一起逛街一样,丝毫没有被捕的惊慌。电车驶过的刹那,李霁野从车窗看到了他的脸,微笑着,用眼神告诉李霁野放心。

  若如赤坪所说,坐牢就是休息,他几年中似乎工作的时间倒没有休息的时间多。在北平入狱后,赵赤坪机智应对,敌人也还是没有根据判他的罪,拘押几个月释放了,但酷刑还是受了不少。

出来后,赵赤坪与李霁野见了面,畅谈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又被国民党宪兵捕去。他从一个监狱走进另一个更严酷的监狱,只过了一个自由的夜。国民党把他押送南京,使他受尽了酷刑和折磨后,终于又被放了出来。

赵赤坪狱中斗争的故事传到叶集老乡素园的耳朵里,韦素园不顾刚刚咯过血身体,“垂死病中惊坐起”,倚枕写下一首诗歌——《怀念我的一位亲友——呈坪》,诗的结尾是:
  你是一个热烈渴慕自由的人

不想现在你又久久关在牢里

敌人黑铁的高

终敌不过我们赤血的奋起

朋友,等着吧

未来的光明的时代终究是我们

不要悲伤

不要愁虑

今日的牢狱生活

正是未来的甜蜜回忆

这之后,赵赤坪回到家乡叶集,继续从事革命工作,在叶集火神庙举办补习班,进行抗日宣传,组织人民起来进行抗日活动,194710月,在叶集成立南霍固县,赵赤坪被委任叶集镇长。

1948419,五尖山战斗。

由于弹尽粮绝,赵赤坪被张良合匪部逮捕,解到叶集新街子交陈绍芳匪部。他遭到严刑拷打,皮开肉绽,从没吐出一个字。为了撬开赵赤坪的嘴,他被交给号称“小头阎王”台育祥匪部。台育祥对赵赤坪严刑拷打,终未让他屈服。

赤坪的十岁的女儿来送衣服,看到父亲遍体鳞伤,痛哭不已,台匪知道硬的不行,又使出软招,他就假惺惺诱劝:“赵善夫,看你女儿多可怜!只要你把枪、弹交出来,写个悔过书,我们不计前嫌,立刻放你出去,亲人团聚。”

赵赤坪严词痛斥:“我有什么罪,你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有罪的是你们!写悔过书,应该你们去写!”

台育祥说:“看在我们是同乡、亲戚的份上,你只要不干共党了,什么都好商量。想做官,握给你推荐;想做生意,我送你本钱。”

赵赤坪以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击:“要我不干共产党,办不到!不管什么亲戚,没有共产党亲。你的那些钱都是剥削来的,谁稀罕你的臭钱!要杀就杀,少说废话!”

422下午2时,赤坪被带到叶集镇北头张家油坊下面小河滩上,临刑时,台匪还劝:“赵赤坪,再给你五分钟考虑,只要说一声不干共党,就地释放。

赵赤坪怒不可遏,斩钉截铁:“共产党是斩不尽,杀不绝的。今天你们杀了我,明天必有共产党来杀你们,开枪吧!”

英勇的革命者,46岁的赵赤坪烈士高呼着“革命成功万岁”,“共产党万岁”的口号,慷慨赴死。

黑风乍起,黄沙卷地,史河水汩汩呜咽着向北流去,在场的群众无不潸然落泪。

赤坪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是可歌可泣的一生。他干革命坚贞执着,不屈不挠,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困苦,无论遭遇什么样的危险,从没有迟疑过。那一身铮铮铁骨,宁折不弯。我甚至想,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哪怕就是口头上哄敌人一下,哪怕就是言不由衷说一声,不干共党了,保全性命,出来再为党工作,不也是迂回之策么。可是对赵赤坪来说,党的尊严高于一切,哪怕对敌人说一句软话,都是对党的亵渎。赵赤坪对党的赤胆忠心,感天动地!

在外地的李霁野闻讯,不胜悲痛,想到赤坪一生受苦,正当盛年而牺牲,心如刀割。他满怀激情为赤坪写下了碑文和挽联:
  碑文:忠诚无畏一生战斗,坚贞不屈慷慨就义。

挽联:报国有门天将晓,琴正响时弦断音。   
  终于,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叶集,人民庆贺欢呼,同时也要求惩治杀人的匪首,召开了有史以来没有过的两万多人的公审大会,判决台育祥死刑,人民为赵赤坪烈士报了仇。叶集镇政府营造墓碑纪念。

现在,每年清明节,各学校都组织学生祭扫烈士墓,向英雄赵赤坪的忠魂敬献花圈,祖国和人名将永远怀念他。

打印文章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
史河清风 叶集区纪委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监察委员会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纪委关于对刘德金同志进行问责的通报 叶集区监察局 叶集区监察委员 叶集区监委 孙岗乡原白楼村党支部书记胡余林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孙岗乡高庄村原党支部书记徐西平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党组书记胡志峰等人违规向企业收取管理费及转嫁机关费用支出问题 胡志峰 叶集区孙岗乡塘湾村村主任汪学林违规帮助群众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 叶集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副主任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孙岗乡党委委员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姚李镇鲁大庄村党支部书记许大兵违规使用扶贫项目资金问题 许大兵违规 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