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街.老油坊

发布日期:2015-04-21    来源:叶集中学   作者:黄圣凤  
【字体: 】      打印

西街•老油坊

黄圣凤 

 

漫步老街,逝去已久的响声散满一地。那童稚目光里曾看到的一切,在岁月里一点点切割,砖瓦般垒砌起深刻的记忆。踏着凸起的鹅卵石,一块一块数着走路的童年,已经走得很深很远,那低低节奏分明的号子,犹在耳边轻轻拂过的轻风里悬挂。穿街而过,是上学的路,也是回家的路。暮霭晨光,慢慢过滤着一段段日子,骨子里飘出的醇香浓缩着时光的距离。打开一扇窗户,就打开了一扇通向昨日的门扉,我看见西街幽深的巷子里历史的模样,那清亮透明的芝麻油,乌黑醇厚的菜籽油,一桶一桶,一缸一缸,如橙黄的玛瑙,如流光的乌金,滋润着老镇,滋养着居民平平凡凡的日子。

在那个物质生活极为贫乏的年代,人们饥饿的嗅觉对一种气味最为敏感——香!小家小户厨房里那点微不足道的香气,不足以在记忆深处打下深刻的烙印,只有一股香味儿,让老街居民终身难忘。这股香气自西街老油坊上空飘起,弥漫在叶集狭长窄旧的街巷深处,穿越几十年岁月,至今还依稀附着在我们的鼻孔里,潜藏在老街四邻的心坎里,伴着岁月起起伏伏。

传统,是决不张口说话却最让人难忘的东西;传统,也是最不新潮时尚却最让人迷恋的东西。城区的繁华毫不犹豫地向东移去,几条老街的繁庶已经成为久远的过去,食品站消失了,糖果厂消失了,老茶馆消失了,豆汁厂消失了,九货联营消失了,但如果你怀旧的脚步向西街走去,走过张大妈家灰青的烟囱,走过李大爷家爬满野藤的瓦楞,走过算命老王的幌子,你会发现:它,还在老地方!也许它是你日日走过,却不经心不留意、只在炒香开榨的日子里才深吸鼻翼,赞不绝口的地方;也许它是你曾经迷恋,曾经热烈向往,曾经久久不肯离去的地方,因为那里真的好香!在我流连于此的童年时光,老油坊已经很老,但古旧的器具掩不住飘溢的香醇,在炒籽开榨的日子,一条街的嗅觉都鼓胀起干瘪的细胞,一条街的鼻子都疯狂地走神,因为那动人的气息是人们感官最愿意亲近的味道。

老油坊已经走过近半个世纪的岁月。五十年,也许你的容颜已经老去,也许你爱的人早已远走,也许你的街坊四邻已经残缺不全;五十年,也许你的人生已经有了太多太多的改变。但,如果你走上熟悉的街道,蓦然发现已经遗忘了很久的老厂子、老房子还在,你的心或许会深情地动一下,搅起很过沉淀的过往,泛起很多旧时的记忆。脚下的鹅卵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水泥路面,低矮的屋檐也有一些变成了楼房,但你仔细辨认还能找到曾经的影子,就像儿时的小伙伴,已久不见面,但逝去再长的岁月都能从斑驳的脸上找到熟悉的眉眼。你看,老门脸还在,陈旧的木板门还在,一排排高大的油桶一如从前。油坊,似乎把街道凝固在过去,把时间定格在过往。

那时,也许八九岁吧,家住在南街,那天和名字叫老定的邻家哥哥一道去西街玩。过了十字街往西一转,小桥头上就嗅到扑鼻而来的香。循着香味往前走,自然走到了油坊门口。醉人的气息诱惑着我们欲进还休的脚步。老定忽然记起他二伯在油坊干过活,我俩以找二伯为名遛进了后街的作坊。那房子好大呀!太阳从高高窗格子里照进来,穿过絮状的灰尘,照在灰白的墙上,照在几口大锅上。那锅真海,恐怕能够睡进去几个孩子。锅里正炒着油菜籽,几个人挥动着粗壮的胳膊翻炒,铁锹大小的铲子翻起的瞬间,可以看到籽粒在锅底跳舞,饱满的香味令人垂涎欲滴。我们流连在哪里,久久舍不得离去。

开始榨油了,榨油房大梁垂下一根极长极粗的麻绳,尽头系着一根乌黑锃亮的长木锤,比和尚敲钟的大木鱼还粗还长,木锤正对着榨槽,几个粗胳膊粗腿的汉子,朝着榨槽荡起大锤,榨锤与吊绳磨擦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他们哼着整齐的号子,声音不高却节奏分明:“嗨哟荷呀!撞起来呀!榨出水呀!流出油呀!流满缸呀!装回家呀!烙油馍呀!好日子呀!过不完呀……”一下一下地撞,黄橙橙的油就慢慢溢出,汩汩流到下面的油缸里。好多西街已经记不清了,但是那绳,那锤,那凌空飞起的状貌,那节奏有力的号子在记忆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迹。

喷香的诱惑让我们渐渐成了这里的小老鼠,瘦小的身体趁工人们不备,遛进遛出,时或偷出小块小块的渣饼来。在那个缺乏零食的时代,香香的渣饼可算是难得的美味了:虽然硬硬的,干干的,口感算不得十分好,但啃一口在嘴里慢慢咀嚼回味,能品出幽幽的余香,有时分一点给同学尝尝,大家都很开心。过后嘴里悠长的回味,口齿间的余韵,就像阴天空气中袅袅的雾,长时间不会散去。

西街油坊生产的菜油芝麻油,香味浓郁,质优价廉,是远近闻名的好油。城乡居民,远远近近,拎着瓶的,拎着壶的,步行的,骑车的,都愿意来这里打油。人们不爱超市里那些花花绿绿、包装精美的货色,只相信这里的油最香最醇最实惠,吃着最放心,价格最公道。

“打油!”

“菜油还是麻油?”

“菜油!”

“打多少?

“一斤。”

“好嘞!”

长长的油提溜伸进深深的油桶,稳稳提起来,顺着漏斗倒进油瓶,一瓶两提溜,不多不少整一斤!盖盖儿,收钱,转身走人。附近的居民,路近人熟,炒菜炒着炒着一看没油了,打发孩子去油坊打油,不用给钱,不用打条,不用记账,也无需打招呼,等哪天大人得闲了,欠了几次的帐一并结清,皆无口角,绝无纠纷。百姓的淳朴,经商的厚道,叶集古老的民风在深深的街巷间代代相传。

我想到了老陈(大家都这么叫他),从西街油坊建成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油坊工作,今年已经七十来岁,每天坐在店面里,细瘦的身姿就像铁杆细丝的油提溜,一直没有什么改变。我和他的儿媳相熟,于是有了探访他的机会。

为什么一个街道企业,能从计划经济年代一直坚守到现在?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到现今,几十年时代风云,几十年沧桑巨变,世界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世界:从国家的宏观经济调控,到市场主流理念的转型;从社会发展变革的大环境,到人民生活状况前所未有的改变;从人们思想的旮旮旯旯到现实社会的角角落落,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哪儿也摸不着六七十年代的市场的皮毛了,但是一个小小的油坊处变不惊地走过了巨大的裂变,并且一直在走,一定有它雄壮的理由。

没想到老陈竟非常淡定,语气极其轻描淡写:“哪里有什么制胜之道?就是忠厚待人,本分经营,坚守传统,恪守质量。”简简单单,朴朴实实,细细揣摩却句句在理,句句切中要害。

经商之道,一在做人,二在为商。忠诚待人,诚信待客,决不以任何理由降低质量,决不克斤扣两,保证货真价实,这是民营企业长久存活的根本。

事实上,小油坊不可能不受社会大环境的冲击,生意不够景气是回避不掉的现实。现在,职工们收入不高,只能维持简单的生计,年轻人不愿干了,主动离开的也不少。像榨油中最核心的工艺“猴子爬山”,老油工干不动,需要培养年轻人,但活很累又不挣钱,后备乏人。老陈谈到油坊前景的时候,担忧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可喜的是目前他的儿子已经成为榨油技术的熟练工,如果叶集以及周边地区的油菜种植面积能够扩大,如果菜籽收购的质和量能够保证,他对油坊的未来还是充满信心的。

从油坊向西再往深处走100米,临街的几间房子就是陈老板的家。他的住房是叶集老街老房的标本,低矮的檐似乎伸手就可以摸到,让人顿生身体增高之感。门前窄窄的街道,曾经热闹而忙碌,在叶集只有南、北、西这三条街的时代,这里过年过节有秧歌队打着腰鼓,朗朗歌唱,热热闹闹;也有每年正月十五,孩子们拖着自家制作的兔子灯,满街游走;还有刻字的、画像的、炸爆米花的来来去去;还有补锅的、收牙膏皮的满街吆喝。现在,老街平静了、冷清了,似乎远离了喧嚣,淡出了尘世。

但西街老油坊还在,它依然精神,依然飘香,依然活在城乡居民生活中,依然在叶集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老油坊,就像一位看惯秋月春风的老人,端坐于西街,静观风云,不争不弃,一切顺其自然,老街的风致遗韵就在这一份坦然惬意中,无声地传承。

打印文章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
史河清风 叶集区纪委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监察委员会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纪委关于对刘德金同志进行问责的通报 叶集区监察局 叶集区监察委员 叶集区监委 孙岗乡原白楼村党支部书记胡余林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孙岗乡高庄村原党支部书记徐西平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党组书记胡志峰等人违规向企业收取管理费及转嫁机关费用支出问题 胡志峰 叶集区孙岗乡塘湾村村主任汪学林违规帮助群众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 叶集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副主任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孙岗乡党委委员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姚李镇鲁大庄村党支部书记许大兵违规使用扶贫项目资金问题 许大兵违规 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