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集小镇上的红色记忆

发布日期:2015-04-22    作者:李云胜 黄圣凤  
【字体: 】      打印

叶集小镇上的红色记忆

李云胜 黄圣凤

 

 一个叫“集”的地方能有多大呢,却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从而成为安徽西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更因为革命战争时期出了许多英烈,那片土地便染上了红色的风采。

  

  一地可以听见三县鸡叫

  

  叶集这个地方很奇特,它原先是霍邱县下面的一个镇,风头却盖过管辖它的小县城。就拿交通来说吧,那里有312国道和沪陕高速公路贯穿全境,宁西铁路上的列车也从那里呼啸而过。所以,早在1993年,安徽省委、省政府就将叶集镇计划单列,两年后被国家建设部、原国家体改委等11部委批准为全国综合改革试点镇。199812月,又在试点取得明显成效的基础上,被省里批准设立叶集改革发展试验区。用通俗的话讲,就是如今它已经和曾经的上级霍邱县平起平坐了。

    你不得不承认明朝时那个姓叶的商贾的眼光,他一下子相中了这块适合做买卖的地块,很快就将这里演绎成繁华的商埠,其家产占据了半条街。人们心服口服地将这里称作叶家集,从此,善于经商成了叶集人的传统。

    当然,除了经商,叶集人里不乏有军事头脑的人才,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中将陶勇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叶集的朋友把我们带到一条不宽的街道上,说这叫北街,1913121,陶勇将军就出生在这里的一户贫苦农民家里。他幼年丧父,7岁被迫给人放牛。1929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4月到河南商城参加游击队。1932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这次寻访红色记忆,我听到了太多的河南、湖北的地名,如商城、麻城、光山、英山等,仿佛和皖西甚至皖西南有着很深的渊源一样。叶集的朋友解释说,过去这里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范围,自然联系就多。这里或高山林立,或几省交界,叶集就位于皖豫交界处,距离湖北也是咫尺之遥,俗话说一地可以听见三县鸡叫。而国民党统治势力相对薄弱,加上老百姓生活困苦,工农武装在这里逐渐成了气候。

    其实,历史上这里的行政区划也是屡有变化,国民党当局为了加强统治,往往是将过去的行政格局打乱,比如湖北的英山,清朝时就属于六安州管辖,民国时属安庆,1932年由安徽划归湖北。但新生的红色政权并不理会所谓的行政区划,他们将皖西、豫南、鄂北连成一片,将红色的旗帜插遍整个大别山区,为中国工农红军的创立奠定了基础。

 

    田间地头中那一座坟头

 

    有喜欢研究方志的朋友告诉我,不要小看叶集这块弹丸之地,它的历史很悠久。春秋时期,这里叫鸡父邑,明永乐年间叶姓徽商在此构筑市井后,立埠经商,从此成了大别山区及沿淮土特产品的集散地。

    我们徘徊在叶集的街头,那里的朋友指指点点,这边是明清老街,那边是河南、山西、湖北、陕西、江西、安徽六家商务会馆,鼎盛时期有600余家货行、商店和手工作坊,当地县志记载:邑中舟车之集,商贾所辏,以叶家集为最。那里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著名的鸡父之战就发生于此。

    喜欢军事的朋友应该知道,鸡父之战被称为春秋战国十大著名战争之一。周敬王元年(公元前519年)夏,吴、楚两国为争霸江淮流域而在楚地鸡父进行了一次重要会战。在这场会战中,吴军实施正确的作战指导,巧妙选择作战地点和时间,运用示形动敌、伏击突袭等战法,出奇制胜,大破楚军,从而逐渐夺取了吴楚战争的主动权。

    据说叶集镇的第一任镇长赵赤坪就非常推崇鸡父之战,他屡次和部下谈及那次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战略和战术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提议去拜谒赵赤坪烈士墓,可大家都不知道烈士埋在何方。经过多方打听,总算知道了具体方位。

    墓地离叶集还有好几十公里,车子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走到了路的尽头。车子是开不进去了,只有下车步行。田野里刚下过雨,泥泞的小道对大家都是很大的挑战,每走一步都怀疑会出不来,极为忐忑。一路上见人就问,不知道问了多少人,才找到地方。

    第一印象就是太荒凉了,从正面几乎看不到坟头,就是一个碑,一片草。碑前就是一个大沟,只有很小的一个可以站立的地方,转到坟头后面,才能看到凸起的坟。灰蒙蒙的墓碑字迹也不太清晰,小字已经看不见了。

 

    铁骨铮铮的赵赤坪烈士

 

    我们这次出来寻访红色记忆,除了要采写那些对中国革命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人或事,还有一个念头就是追忆那些已经被许多人遗忘或忽略了的英雄们。

    这也难怪,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算起,一直到1949年建立新中国,28年间,有多少先烈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其中许多都成了无名烈士,有的也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被人们淡忘了。可当你真的站在他们的坟前,敬意仍然会油然而生。

    赵赤坪烈士和陶勇将军不仅是同乡,而且还是叶集北街的街坊,只不过要年长十一岁。

    赵赤坪,又名善甫,也写作善夫,叶集人习惯叫他赵善夫。1923年在北京俄文专修馆学习之时,受陈独秀、瞿秋白、恽代英、蒋光慈等人影响,接受了马列主义教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二十五年执着为党工作。其间,他参加过李大钊领导的北京五千群众天安门大集会;以鲁迅麾下未名社为掩护,在北京从事地下工作;被霍邱县党组织派往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过,结业后随军北伐,在武汉铁路工会、汉口总工会工作;大革命失败后,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又派他潜入湖北农村,从事地下工作。后返回家乡,先后在帝王宫小学、叶集中学任教。抗日战争爆发后,他毅然辞掉学校工作,加入霍邱县抗日游击大队,并任第四支队第一分队指导员。1947年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解放大军挺进大别山,他积极从事支前工作;同年以叶集为中心的霍固县爱国民主政府成立,赵赤坪被任命为叶集镇镇长,直至1948年被捕牺牲。

    他一生中八次入狱,七次脱险,一直在国民党的监狱里进进出出,无数次受酷刑,从来没软过腰杆,从来没变过颜色,经历颇为传奇。他是中国共产党最忠诚的革命战士,是铮铮铁骨,令人敬畏的一条硬汉子。

    我们一行人,恭恭敬敬地给烈士三鞠躬。回来的路上,我问朋友,人到底有没有在天之灵,赵赤坪能看到我们为他鞠躬吗?朋友说,各凭其心,我们的心表达到了就行了。

 

    手记

 

    叶集吸引我的,除了红色,还有文气,那里产生了著名的未名四杰

    19258月,在鲁迅倡导下,文学社团未名社在北京成立,并编辑出版了《莽原》、《未名》半月刊。未名社的六名成员,除鲁迅和曹靖华外,韦素园、台静农、李霁野、韦丛芜都是叶集人。不久,鲁迅到厦门任教,曹靖华去苏联留学,韦素园等四人实际成了未名社的骨干,后人称为未名四杰

    赵赤坪也在未名社和他们同事过,鲁迅先生日记就有记载:下午素园、丛芜、赤坪(赵善甫)、霁野、静农来夜,李霁野、韦素园、丛芜、台静农、赵赤坪来”……

    可能叶集真不算大,几个著名的人物居然都出生在那条北街上。今天,北街上的老街坊还时常念叨着他们的名字,这几个邻居可算是为小镇争了光。

    同样不为大家所知的,还有这个皖西小镇曾经做过两天的安徽省会。

    那是194313,侵华日军进军安徽省的省会立煌县,安徽省政府紧急转移到了距离只有二十多公里的叶集,5日后又迁到霍邱李家圩子,待了二十天。后来日军撤退,省会又迁回立煌县。

打印文章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
史河清风 叶集区纪委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监察委员会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纪委关于对刘德金同志进行问责的通报 叶集区监察局 叶集区监察委员 叶集区监委 孙岗乡原白楼村党支部书记胡余林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孙岗乡高庄村原党支部书记徐西平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党组书记胡志峰等人违规向企业收取管理费及转嫁机关费用支出问题 胡志峰 叶集区孙岗乡塘湾村村主任汪学林违规帮助群众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 叶集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副主任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孙岗乡党委委员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姚李镇鲁大庄村党支部书记许大兵违规使用扶贫项目资金问题 许大兵违规 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