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霁野的故土情

发布日期:2015-04-23    来源:叶集中学   作者:黄圣凤  
【字体: 】      打印

李霁野的故土情

黄圣凤

 

飞鸿倦旅,游子思乡,一个人无论离家多久多远,故土都依依难忘。故乡,永远是温暖的源泉;故乡,永远是内心最美的梦境。

李霁野是皖西六安这块热土的儿子。他191915岁时离开故乡叶集,到1997年逝世,近80载远离故土。当年鲁迅创办的著名的未名社,他是六干将之一。以后又在辅仁大学、台湾大学、南开大学等数所著名高校任过教授,当过系主任。解放后曾任天津市文化局局长,天津市文联主席。

李霁野一生,可谓著作等身,为中国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擅长各种文体,代表作品有小说集《影》、《不幸的一群》;散文集《四季随笔》、《意大利访问记》、《鲁迅先生与未名社》;还有杂文集《鲁迅精神》,诗集《海河集》、《今昔集》等;他还翻译了长篇小说《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简·爱》、《在斯大林格勒战壕中》等世界名著。

翻开《李霁野文集》,就像是踏进一条思乡的河流,所有的爱都在这里汩汩作响。

文集第一篇就给我们描绘了《三幅遗容》:善良勤劳的祖母,在他儿时吃鱼的时候,停箸微笑注目的模样;信佛的外婆,观音一样的容颜,给予他“纯真深挚的爱”;亲爱的母亲傍着油灯,为儿子一针一线纳出“麻点粒粒排列整齐”的鞋底。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年深日久的记忆,越来越清晰地萦绕在李霁野的意识深处,留存在他的优美文字里:

伶俐的八哥,那“买花针呀”的学话声;昔日知心伙伴台静农、韦素园、韦丛芜,他们一起玩耍、较酒、临帖的情景;儿时的歌谣“月姥姥,黄巴巴,小孩子,要吃妈(奶水);月光下在亲人的摇扇里听来的,烂熟于心的民间故事……

除了亲人,故乡的美丽画面和生活习俗,也深深刻在李霁野的心里。《史湾赵坪》,是他为纪念叶集籍革命烈士赵赤坪而写的一首诗,诗中的史湾就是叶集的别称,因为叶集坐落在淮河支流史河岸边。在李霁野的记忆中,故乡是那么富饶而又美好:

史湾是个小小的富饶平原/西边有条河,南面有座山/东面是一片荒凉的丘陵/北头的大湖是鱼虾乐园/河里常有多桅帆船来往/山里竹树运往远近城乡/回程运来各处种种货物/史湾商业当时十分兴旺

这里说的“西边的河”就是史河,是安徽和河南的分界线,离李霁野的家只有2公里左右;“东边荒凉的丘陵”指的是平岗一带的岗地;“北头的大湖”指的是李霁野住家后面不远地方的一个大池塘,名叫小南海,河中有一座小洲,上面还有名为“地主宫”的庙宇,是他少年时和活伴们玩耍的乐园。叶集是大别山的门户,山里的树和竹子都在这里集散,那时候商业十分兴旺,从李霁野的诗歌里可见一斑。

在《似曾相识的杜鹃花》一文中,李霁野把故乡大别山的美好景色,对这些美景的向往,以及经久不忘的情怀抒发得淋漓尽致。他说:“我的家离大别山不远,和革命老根据地之一金家寨相隔只有九十里。……春末夏初,每天黎明使他从香甜的睡眠中醒来的,总是一片鸟语。微风把兰花的芳香从窗外一阵阵吹来。起床后,在门口就可以看到杜鹃花在山坡上开得一片红,一片白。”

爱家乡并不只停留在文字里,李霁野也用自己的行动书写着爱的篇章。

1991年,华东地区遭受特大水灾,叶集是个低洼的冲积平原,四周都是山,内涝非常严重,当时不少学校受灾严重,教室淹塌。李霁野闻讯,万分焦急,已经80多岁的高龄的他,不辞辛劳,在天津奔走为叶集募集捐款。后来这批捐款为他的母校明强小学盖了一座“津谊楼”。

俗话说树高千丈,叶落归根。客居他乡的游子,多么像故乡大树上的一片叶子,无论长在多高的枝头,最终还是要落在生他养他的大树根旁。

1997年元月23日,李霁野给叶集镇政府写了这么一封信:

我已经93岁高龄,在世的时间不会太长了。我离开家乡已七十多年了,但家乡的风土人情、一草一木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年岁愈大思乡之情愈浓,可惜我身体不行了,不能亲自回去看看家乡在改革开放政策鼓舞下,在你们的领导下,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始终有一个心愿,想在辞世之后,把自己和老伴的骨灰埋在家乡的泥土上,了却这几十年来的思乡之情。让我在九泉之下为家乡的腾飞祈祷。我想能否自己出钱买一小块地(能埋下我老俩口的骨灰即可),再立上一块碑,不搞其他太繁琐的东西。拜托了。

情意浓浓,眷念深深,死后要把一掊骨灰埋在故乡的泥土中,这是多么深切的思乡情怀啊!就在这封信写过三个多月之后,即199754日,李霁野在天津与世长辞。2000728日,李霁野的骨灰葬于他的故园——叶集区孙岗乡塘湾村金竹坪李氏祖坟。先生在离别家乡70多载后,终于魂兮归来。

10个年头过去,去年深秋季节,我随一群诗友,赴叶集区孙岗乡塘湾村,想去祭扫李霁野墓。那次拜祭的经历,使我至今感念不已,心绪沉沉。

去李霁野墓前,我特意打电话仔细询问过同事,问清了大致的方位,以为到地方再问问路,应该没问题。车子开到唐湾村路口,我们下车问路。路边一个居民大声说:“你要是问村部我知道,你问人家老坟我哪知道!”我们被碰得一头灰,只得自己找。车子继续往前,问一个放牛的老汉,他也摇头,没听说过。墓地无从打听,我们只好在荒野中摸索。这样,方圆十几里的路,我们车行找了一个多小时,反复掉头反复打探,终于来到一个稻场。下车步行,总算问到一个知道目标的老乡,告诉我们怎么怎么走。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就在墓地近前了。

前面没有路,只见一个高坡,遍地的荒草。我们用手,用棍子披开半人高的野蒿,用自己的脚踏出一条小路,一步一步艰难前行,终于来到了李霁野的坟前。

李霁野夫妻合葬墓静卧于野地荒山,只有简陋的水泥墓碑,没有墓志铭。墓碑上除了夫妻两人的名字和去世的年份,其他什么也没有,连子女的名字都没有署上。

李霁野老先生个性恬淡,也许这简陋的墓葬正符合他的意愿——葬在家乡的泥土里,就这样安宁的躺着,不受任何侵扰,与家乡的土地渐渐融合,大概是他老人家最好的归宿吧。

 

打印文章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
史河清风 叶集区纪委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监察委员会 中共六安市叶集区纪委关于对刘德金同志进行问责的通报 叶集区监察局 叶集区监察委员 叶集区监委 孙岗乡原白楼村党支部书记胡余林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孙岗乡高庄村原党支部书记徐西平违规公款吃喝问题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 叶集区商务和粮食局原局长党组书记胡志峰等人违规向企业收取管理费及转嫁机关费用支出问题 胡志峰 叶集区孙岗乡塘湾村村主任汪学林违规帮助群众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 叶集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副主任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孙岗乡党委委员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叶集区姚李镇鲁大庄村党支部书记许大兵违规使用扶贫项目资金问题 许大兵违规 李建林收受礼金问题 田红斌收受礼金问题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